鹰隼振翅翔九天

来源:金沙城中心 编辑:石国良发布时间:2013年03月19日 浏览次数: 次

今天是个令人难忘的日子,不仅仅是考试结束后的第一个早晨,更令人振奋的是大家将于今天出发前往惠州某空军基地进行为期一天的军事实践活动——踏入真正的军营。内容之一包括了一睹中国歼 十A 战斗机的英姿。换作谁,在前一天晚上,都无法入睡。脑海充满各种想象的画面。  

早晨七点半,当大家还在被窝里做着美梦的时候,行政楼前,大家早已列队站立,一身戎装。远远望去,那是一片黯淡又充满活力的绿。黯淡是07式迷彩服的保护色,活力是军帽下大家可爱的脸!  

远远驶来一辆军绿色Jeep,下来一位中校,在中校与邓校长交谈后,大家登车了。“南柯一梦”在发手机,大家领到手机后老规矩第一时间上微博,当然也包括我咯,尽管我认为微博缩短了世界的距离,但却疏远了身边需要关心的人。刷得正兴起,车内忽然断续后齐声地喊:“国良!”我愣是惊了一下,以为什么大事,就顺便举了手。“过来!”主任招手让我过去,问我要照相还是录像。我愣了:“啊?”一看老师手里的两台设备,瞬间明白了什么,于是我拿了DV。  

既然DV在手,我也萌生了拍MV的念头,背景已确定为gangnam sytle。于是,戴墨镜的司机大哥看倒后镜的片段被拍了下来、座舱视角的运动的地面、熟睡的大家等等也被记录下来,一路上,在“柳棋”同学的带动下,大家都活跃起来,涌现了一批又一批“浮夸组合”,麦的电池换了一块又一块。终于临近了!望着结着水雾的车窗,李级长写下“歼十,大家来了”,当然,这个片段也被记录下来了。一车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片恢弘的建筑上。  

大家到了。列着一个暗绿色方块,那是大家——金沙城中心1st国防班。大家起步走向战史馆,那里有南疆空军的保家卫国史和各式飞行装备先容,甚至一颗当年未爆炸的 500KG 级炸弹的复制品。听着女中尉讲解员给大家讲述那段光荣的历史,望着玻璃台下超酷的抗荷服,虽由此渐生了回忆的伤悲,但每个人心中却深深埋下了“革命的种子”。  

参观完战史馆,大家来到了类似作战指挥室的一栋大楼。这里是给飞行员下达任务的地方。信息化的指挥室、墙上的历史图片让大家颇为向往。这些图片中,包括了他们的所谓“空域图”。不免有同学好奇拍了照,搞得基地领导那个急,直到大家离开那前往下目的地前,共说了三次:“刚才拍的一定要删掉啊!”唉 :-(  

接着大家出来了,在士官的带领下,大家临近了飞行员的宿舍。天哪那简直就不是宿舍,如果不是一栋房子住七八个飞行员,那就是别墅啊~士官说:“只有飞行员才能住这里。”想到了飞行员的待遇,我突然萌生了一个问题:“那飞行员伙食那么好,是不是因为飞机驾驶舱前的雷达造成的辐射给飞行员的影响比较大才……”本以为会没有下文,但士官说:“不是,这是因为飞行员不是人人都能做的,身体素质一定要好。比如说每次起飞吧,那过载都有4~ 5G ,一般人能受得了吗?”呵呵,的确,飞机是在匀变速,有变速就一定有加速度。的确不是人人都能在过山车上待两个小时。  

这时大家都有一个疑问:飞机哪儿?我怎么见不到你?别急啊,现在就去。原来大家所处的是基地的生活区,俗称“内场”,而飞行区在5分钟车程外,俗称“外场”。怀着急切的心情,大家再次踏上了大巴。  

看来这里真的是禁区了,开始还以为是收费站,其实那是哨站……大巴经过,哨站的士官给大家敬礼,不戴口罩地直到车辆全部通过——真心受不起啊,大家军服的衣领上连一拐都没有着的说!!因此大家也变得严肃,你懂的,大家刚刚受了一个军礼。  

远远望去,“塔台?”我疑惑地问。“嘿,这个你也知道?”车上的士官好奇了,我乐了一下,我可是虚航的少尉呢,呵呵!但模拟毕竟是模拟,真机场的感觉真的不一样——虽然露天停机坪没有一架灰机,哪怕是歼6无人机。。。据说是拉进机库去了,连钻地弹都炸不破的机库。这里,士兵走路都是一个集体起步地走,没有一个是独来独往,一个层面来说是深刻在脑中的集体精神,另一个层面来说就是有组织,有纪律——世界都知道,解放军的军纪是最严的,所以保密措施也是最严的,正如《孙子兵法》里所说的:“法令孰行?兵众孰强?士卒熟练?赏罚分明?吾以此知胜负矣。”当大巴经过机库:“快看!歼十!!”已经有人在欢呼了,是啊,歼十就在那里,的确比电视电脑上播放的画面更美、更雄健,我开始以为歼十是轻型空优战机,个子应该很小,因为就苏系的重型战机在画面上也是那么小,但是现在看来歼十的个子可不小,苏-30那就更不用说了,二十多米长的机身……我的单位观被颠覆了。  

但大家还没能去看“猛龙”。大家要去警卫连。大家到了的时侯,水泥地上几十名训练有素的士兵已经在等大家了,我有点不好意思,想必大家都是,就跟过那个哨站一样的心情……但无论如何,也要对得起他们。我架好DV,他们要开始表演警卫拳了!一旁的同学们看得那个惊,心想:唉!自己平时不好好练军体拳,一比,弱爆了!随后的刺刀表演和四组“对打”演示更是一笔宝贵的财富,大家没错过一个细节,等大家快要离开的时候,七班齐步走来了。士官本想让战士们再打一次,可是大家也打过军体拳的,用心打一套下来,体力消耗不少于 1000米 长跑。所以大家硬是把七班“托”走了。不知不觉,竟然已经生了“战友情”。  

现在,大家面前的是歼十,全程禁止拍摄。维修大叔跟大家说:“待会儿进到去,不许摸飞机。但是,以后如果来大家这儿修飞机,让你们天天摸!”台下大笑!!大叔也笑了,并把大家带进机库。这是多么魁梧的身躯,右边这架是完整的歼10,左边那架估计是维修ing的歼10,有几块蒙皮被打开了,绿色的骨架裸露在外。维修人员指着进气口说:“这个进气道是可以调节的,这样自动调节后就能保证发动机在不同高度拥有合适的进气量,必要时能保证达到最大功率,而且……”“咦?那这跟歼20的DSI进气道有什么区别啊?”我心生疑问,打断了维修人员的讲解,维修人员说:“哦,歼20的DSI‘蚌式’进气道是三维的,歼10这个是上下旋转调节,属于二维。”其实我也知道,我其实想问二维调节和三维调节有什么区别,以及三维调节的实现,但这应该属于机密而且他也不可能知道吧,尽管成飞是世界上DSI技术最丰富的飞机设计企业。飞机上也有散热装置,不知道的以为是地面受油管,刚开始我就是这么想的,(*^__^*) 嘻嘻……其实飞机嘛有被摸的啦,只要不把导弹发射架给拆了应该没大事儿哦,哈哈!!但我跟维修人员交谈的时候双手不知不觉参在了二号发射架上,维修人员那个急!一枚导弹200万,这个跟导弹差不多长的发射架估计也得一百多万,我也不好意思,连说了三句“抱歉”~  

与歼十挥手离去后,在食堂,大家大刀阔斧拿出八宝粥和面包“野炊”起来,但对面是菜肴丰富的基地人员,多想凑过去啊,还不用打卡呢~心里那个酸呀,哎!据说本来大家是收到邀请在这里用餐的,但小亮啊小亮,大概说大家自带了干粮,部队首长也乐了,那就发扬艰苦奋斗精神吧,只发了几串香蕉给大家。呵呵,有香蕉也好啊,给正在吃蕉的同学拍了一张相片后,发了一条微博:兵不在多,有饭就行。饭不在多,有蕉就行…^_^  

要告别了,真是不舍啊!望着远去的哨站,大家都悄悄闭上了双眼。这些经历都记录在DV里面,成为大家高中第一个最珍贵的回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